梨园剧场官网 梨园剧场官网订票24小时订票热线:01065513349
订票热线:400-600-4100  首页剧场位置地图 京剧知识 京剧订票 行业新闻联系我们 关于退/换票 订单查询  
您的位置: 梨园剧场 > 行业新闻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美人迟暮,英雄气短,她说 | 荷尔蒙燃剧《醒·狮》中不可忽视的女性力量!  
  时间:2019.09.15 作者:梨园剧场网站管理员 点击:126次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
美人迟暮,英雄气短。

在一般故事的套路中,美人总是伴随着英雄出现,她们或美艳倾城,或才情绝世,但故事只关注她们的形貌,女性的形象消失在男性主导的话语权社会之中,作为一段令人怅惘的故事背景,成为一段毫不起眼的历史注脚。

然而被誉为舞台上的武侠片的舞剧《醒·狮》在创作时非常注意女性角色的塑造,无论是慈爱的醒母,还是可爱的凤儿,都不再是单薄的衬托,也不是躲在男人身后的弱者,她们在家国危难当头的时刻,用自己的坚韧与勇敢,唤醒了阿醒、龙少,鼓舞三元里人民奋起抗敌,成为某种意义男性精神上的引领者,因而使得角色更加饱满丰富、令人回味。今天我们采访了《醒·狮》剧中醒目的扮演者闫一研、凤儿的扮演者朱瑾慧,畅谈她们对角色的理解,以及对“醒狮精神”的感悟。



闫一研

闫一研(演员)
广州歌舞剧院首席演员,舞剧《醒·狮》中饰演醒母。国家二级演员,广州市优秀舞蹈家,2016年获广东省舞蹈家协会“突出贡献奖”。参演作品曾获得广东省岭南舞蹈大赛表演金奖、广州市2015中国梦舞蹈新作品展演创作一等奖、第五届岭南舞蹈大赛小舞剧专业组表演金奖。曾多次赴加拿大、美国、新西兰交流演出。

朱瑾慧
朱瑾慧(演员)
广州歌舞剧院主要演员,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舞剧《醒·狮》中饰演凤儿。曾参加CCTV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参演作品曾荣获2014年全国职业技能大赛荣获中职组二等奖、 2016年江苏省“莲花杯”青年舞蹈大赛荣获优秀表演奖。


说说过去的演出经历(演过什么剧目,有没有什么里程碑式的跨越)?

闫一研:自参加工作以来每年大大小小演出百场之余,21年来的舞蹈生涯演过4部大舞剧,3部小舞剧。回想自己的在舞蹈表演上的跨越应该是2006年我在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时跳的一部舞剧《红楼梦》,那部舞剧应该属于我在舞蹈表演上的一个跨越。舞蹈生涯里,无论是挑主角、角色还是群舞,我从未或略每一个展现自己表演的细节和机会。后来发现琢磨剧中人物性格对于表演来说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被认可会很有满足感。

朱瑾慧:我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在校期间曾参加过CCTV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全国职业技能大赛以及江苏省莲花杯青年舞蹈大赛等。对我而言,每一次演出和每一场比赛,都是舞台经验的积累,从中让我有很大的进步和改变。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参加全国职业技能大赛的时候,为了能够将最好的状态呈现在舞台上,必须从早到晚不停地练习比赛剧目,虽辛苦但舞蹈、舞台却是我心之所爱。或许也正是那份坚持和毅力,让我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进入醒狮组的机缘,以及被醒狮吸引的原因?

闫一研:以前我对醒狮只是知道看过,没有了解和接触。创排期间,通过前期的采风逐渐对醒狮文化慢慢地有了深入的认识。我觉得扎狮头的四部工序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为此特专门前往佛上黎家狮去拜访和学习。
在《醒·狮》之前,广州歌舞剧院创排了小舞剧《醒》,我在剧中饰演母亲。像在同名纪录片里说的,“自己的努力,对舞蹈的热爱与坚持”,团领导和导演都是会看到的!

朱瑾慧:临近毕业的时候,正巧遇到广州歌舞剧院招募舞蹈演员,同时也在为《醒·狮》招募主要演员。在老师的推荐下,我加入了广州歌舞剧院。刚毕业就能碰到这么好的作品,让我特别激动。从刚接触醒狮到现在,越了解越能感觉到非遗文化的魅力;从一招一式到其中内涵,醒狮振奋人心的力量特别吸引我。

醒狮演出过程中的难忘经历(角色塑造,与导演或演员的理念交流碰撞,巡演故事)

闫一研:在舞剧《醒·狮》中我饰演“醒母”,这个人物性格表演起来是其实是很有难度的。从唯唯诺诺到英勇无畏,这个表演过程要时刻把握火候,逐渐地一层一层递进。在现实生活中,我还没有结婚,对这样的人物需要私下翻阅很多资料或是观看一些影视作品、话剧进行参阅。凡有母亲这个人物的作品我都会去看一看。先从模仿,再到理解,最后让自己真实的成为剧中的“她”。钱导有一天走到我身边拍了一下我的背说到;我发现自从你演完“醒母”走路总是下意识弓着腰。我觉得是人物沉浸得太深了。

朱瑾慧:在准备比赛前的训练期,那会儿精神和身体都时刻保持紧绷的状态,在每一次的训练中都从心底去寻找凤儿这个人物在舞台上应该呈现的形象与性格。这需要不断地研究在当下那个年代,作为一个阴柔且刚烈的小女孩在遇到亲情爱情以及关乎国家安危之时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和内心活动,只有深刻了解,才能把凤儿演好演活。在排练的时候,钱导和思导对演员的要求不仅体现在动作上,还有整体情绪的表达,这个跟单纯跳舞还是很不一样的。

另外就是与演员在一起排练的时候都是大家互相磨合,刚开始练托举动作的时候失误率极高,很多双人舞动作气口不合配合不上,但是通过平时的不停反复训练两个人的默契越来越高,就呈现出了舞台上的效果。

对自己的角色,以及对整体剧情的理解?

闫一研:醒母在整部剧中舞段并不多,最多的是戏剧表演。个人、面对儿子阿醒,再到凤儿,最后面对龙少,她都要不停地切换,而且要很准确地表达情感。剧中醒母是一位典型的中国女人,在旧社会动荡时期只祈求安稳度日。她不求富贵,不求显赫,只求仅剩的命脉在她身边健康长大,结婚生子,如此循环。她爱自己的的儿子胜过一切,所以她选择隐忍。到后来,醒母掀开红布、手执鼓棒引领女子奋起击鼓,这一幕和前面的隐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很多观众落泪。这部舞剧最终是让大家明白:只有团结,才会有希望。

朱瑾慧:这部剧以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广州三元里抗英斗争为背景,是一部将民族觉醒的故事。剧中,我饰演的凤儿出生于武术世家,深受哥哥宠爱,自幼常与哥哥习武,由此也练就了一身本领。同样在这样的生长环境中,塑造了凤儿聪明伶俐、敢做敢当,爱打抱不平的性格。

在剧中凤儿以三种不同的形象呈现,首幕出现的女扮男装,钦慕阿醒的少女,最后化为引狮人。三个不同的形象分别体现出凤儿可爱、单纯、阴柔且刚烈的性格,如果说阿醒和龙少是两头醒来的狮子,那么凤儿就是那个点醒他们的人。

演绎角色最大的挑战,以及最得心应手的部分?

闫一研:我认为每一部剧,每一个人,每一个动作都是挑战。只要你肯用心去研究角色,多去思索琢磨,到最后都能做到得心应手。就醒母而言,只有把自己沉浸在当下那个时代,深刻理解一位母亲对子女的爱,才能称得上得心应手。

朱瑾慧: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凤儿的心理在每一幕中都有着不同的变化。这就必须根据每一情节琢磨当下人物的形象以及心理感受,所以我觉得塑造凤儿人物形象是演绎这个角色最大的挑战。

凤儿在牺牲前的那段独舞,我觉得是自然流露的,历经了哥哥的沉沦,家园惨遭炮袭,阿醒救人时旁人的冷漠,她既愤慨又无奈,希望通过自己微弱的力量去改变,她想起了引狮人…在演绎这一段的时候,除了不停地调整动作以外,也需要自己慢慢地从一幕到最后人物牺牲时情感的梳理,之后就能准确找到了凤儿这个人物的心理活动,由此根据导演的要求并通过肢体语言抒发出来。

现在的演出与刚开始相比,有哪些调整与变化?

闫一研:在前期排练的时候,大家都在尽可能的熟练动作,刚开始的演出,对于大家来说都还比较稚嫩,包括主演和群演,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排有武术动作的剧目,慢慢地大家调整状态,钱导和思导也强调要把感情演出来,所以现在每场演出,无论从观众席、还是后台,都能看到大家的那股劲,这是刚开始和现在最大的变化。

朱瑾慧:相比刚开始演出时,现在在舞台上的呈现会更成熟,无论是和同伴的动作还是情感上的把控,通过一场场的演出都在不停地调整和变化,现在更能将观众带入到凤儿的心理当中。

对醒狮所蕴含的传统非遗元素的理解?

闫一研:舞剧《醒·狮》让我懂得了舞狮的真正意义。是觉醒,是拼搏,是传承也是崛起。它代表着中国人自强不息的精神,代表着老一辈精湛手艺的永久传承!

朱瑾慧:该剧以南狮为神,兼取南拳、木鱼说唱等诸多南粤非遗项目作为创作元素,是对传统文化进行的现代演绎。其中有很多舞蹈动作都提取了醒狮本身的传统招式,就凤儿而言,二幕中与阿醒的双人舞,三幕中与阿醒、醒母的三人舞,四幕中的独舞,都能看到,这种通过舞蹈把传统非遗元素搬上艺术舞台,正是《醒·狮》的魅力所在。

醒狮就好比中华民族觉醒,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醒狮。传统文化和醒狮文化都需要我们传承和发扬,而我们则借用舞蹈语言传递给观众,让更多人了解和喜欢。

自己对于舞蹈的态度,对于舞剧表演所坚持的信念是什么?

闫一研:态度是不忘初心,坚持是不断超越。

朱瑾慧:我从小对舞蹈就有着浓厚的兴趣。我爸妈说别人还在学走学跑的时候,我听着音乐就能随意跟着扭。对于学习舞蹈这件事,小的时候也是自己哭着闹着要求爸妈把自己送到培训班。在青春懵懂的时候也会问自己为什么要让自己走这一条这么辛苦的路。虽然有过抱怨,但是从来也没有后悔过。

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很感谢孩儿时期的自己,正是因为当时的选择,才能让我从小到大一直坚持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长大了才明白,做到从小到大为了同一件事情而坚持着,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然而这件奢侈的事情,一直在自己身上发生,并且开花结果,让我享受舞蹈给我带来的幸福感和成就感。也正是因为这一份幸福感和成就感不断激励着我,带动着我,让自己能不断地进步,给自己给家人给观众们展现更好的自己。

 
 
 
 
    最方便的购票体验 免费送票 票到付款 安全保障